訂閱

 訂RSS

也可以用 email:

貼紙

樂生還在

分類

月曆

二月 2008
« 一月   三月 »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  

14
Unique
Visitors
Powered By Google Analytics
列印本頁 列印本頁

新媒體的挑戰–「網路新聞學」要談什麼?

以下這一篇文章,是我在世新新聞系開設「網路新聞學(每周五下午一點十分到三點,世新傳播大樓C101)」這一門課的課程綱要及問題意識。其實,我不大清楚新聞系的「網路新聞學」談的是哪些東西;但我覺得,如果只是把「網路」理解為「報紙」、「雜誌」、「電視」、「廣播」…等傳統傳播媒介之外的「另一種媒介」,是很難抓到「資訊化」對於傳播的影響的,對於傳統媒體來說,「網路」這種傳播管道,不僅僅是個「競爭者」,而且它已經從外部環境的變化,深入到傳統媒體內部的運作,從「傳播方式」到「新聞義理」,都產生了重大的影響。

「開課」這件事,對我來說,是要求自己系統化的、花十八週時間,把這些東西說出來,當然,在做完這個課程規劃之後,我已經覺得十八週的時間不夠用了,各何況我還需要不斷面對不斷改變的新環境、新事件,以及我自己的新想法。

我想鎖定在以下四個部份:

  1. 新媒體的長相:網路時代的新聞巨變
  2. 做自己的媒體:獨立媒體vs.個人媒體,以及平台
  3. 資訊時代:資訊河流與河裡的石頭
  4. 專業:新媒體vs.舊時代

新媒體的長相:網路時代的新聞巨變

我們先來看看一個「傳統媒體」的網站:蘋果日報

一進到它的首頁,我們會看到,就像一份報紙那樣,在這個網站上,有著「頭條新聞」、「國際」、「財經」、「娛樂」、「體育」等「版面」,每一個版面點進去之後,最先映入眼簾的,都是各版的「頭條」,這種設計,很清楚,它是一份蘋果日報平面版「移植」上來的;它甚至以當天各版版面的圖片,當作分類連結的圖片,蘋果日報的網站,希望完整呈現一份平面報紙的企圖是很明顯的。

除此之外,我們還可以看到,佔了網頁版面約30%的右欄,主要的內容是廣告。而約佔版面50%的中間欄,也有中間和下面兩條「Banner廣告」;進入「分類」的頁面看,大致是維持此設計,不過多了「酷比廣告」和「Google廣告」欄位。

然後,我們再來看看另一個「新聞網站」:Google新聞

你會發現,跟蘋果日報的網站比起來,Google新聞顯然「樸素」得多;首頁的「焦點」下面,是各個「分類」的區塊,進入分類頁面,也都僅僅是單純的文字和超連結構成的列表,甚至連廣告都看不到。如果再點進去單篇的文章呢?已經是連到其他媒體網站的內文頁面了。

Google新聞並不是一個「自產新聞」的媒體,而只是一個收集新聞的「平台」,同樣的例子,我們可以比較一下奇摩(雅虎)新聞,兩者的差別在奇摩是透過與各媒體的合作,把這些媒體新聞的內容抓到自己的頁面裡來,讓單篇新聞的頁面,也長成「奇摩雅虎」的頁面,這樣做的意義,目的當然是「廣告」,各位可以在奇摩(雅虎)新聞的單篇新聞頁面上,看到雅虎賣的廣告。

除此之外,另一個值得注意的東西,是RSS閱讀器,幾乎所有的媒體網站(也包括那些傳統媒體的網站),都提供了「分類的RSS」閱讀新聞的方式,讀者可以透過RSS閱讀器,去訂閱自己想要看的新聞類別的RSS,也就是說,如果你對「體育」的新聞有興趣,你可以利用RSS閱讀器把各大媒體的體育新聞都「訂」起來,這樣,你就不需要到每一個媒體的網站,去一個一個地找當天的體育新聞(沒有用過RSS閱讀器的人,可以利用Google帳號,到Google閱讀器去註冊一個試試)。

在由新聞網站自訂的「分類RSS」之外,Google新聞也提供了「關鍵字」的RSS,好比說,你可以輸入「王建民」這個關鍵字,之後只要 Google新聞抓到的文章內文裡,有「王建民」這個關鍵字的,就會自動地送到你的RSS閱讀器裡面;不僅僅是RSS,各種網路工具的發達,提供使用者有更多元獲得資訊的方法,好比說,蘋果日報有幾個很熱門的圖像單元,叫作「今天我最…」,在iGoogle小工具裡,就有做出了今日壹蘋果這樣的東西,讓你可以直接透過iGoogle的頁面,看到「今天我最美」、「今天我最奶」、「今天我最Q」、「今天我最MAN」的圖片,而不需要透過蘋果日報的網頁,當然也不需要花十五塊錢,去買一份蘋果日報才能看到了。

傳統對「一個媒體」的概念,在這裡發生了重大的變化,尤其是傳統對於「編輯權」的看法,以及更重要的,媒體的生存基礎「廣告」,都發生重大的衝擊。之後,我們將更深入地討論這些問題。

做自己的媒體:獨立媒體vs.個人媒體,以及平台

接下來,我將討論一些不同的「新媒體」的樣子,這裡面包括了許多現在交纏不清的概念,像是「獨立媒體」、「個人媒體」、「部落格平台」、「公民新聞」…等,從我自己的工作位置,我將會以「獨立媒體」為核心,去看這些不同的「新媒體」之間的關係,以及他們如何運作的方式。

談到「獨立媒體」,就不能不直接想到1999年的西雅圖反WTO抗爭,以及Indymedia的 出現,WTO(World Trade Organization)是推動「自由貿易」的跨國機構,對於全球性的「自由貿易」,一般常被批判為是為跨國企業量身訂作的遊戲規則,在WTO的各項協定的推動下,這些跨國企業深入每一個國家,使得地區性的農業破產、工人失業、文化瓦解、社會安全體系崩潰,而將全球的財富與資源集中到少數人身上,造成嚴重的貧富不均,以及南北(「開發」國家與「開發中」國家)的差異。

WTO部長級會議會場內觥籌交錯,各國權貴合縱連橫,密室協商的結果是,任何一個小小的決定,都將造成沒有權力參與的底層工、農與貧困者,陷入更大的經濟困境;1999年,全球各種的社會運動組織,大約有十萬人,聚集在WTO部長級會議會場外,表達他們各自的訴求,但是國際主流媒體對於這些訴求,總是不聞不問、或者是以負面及表面化的方式報導,當時,網際網路已經普及到一定的程度,為了突破這一個「媒體的封鎖」,Independent Media Center開始運作,把會場外的抗議,透過網路,以各種形式傳播出去;各位可以現參考一下這個紀錄片的片段:西雅圖火未花(This is what democracy like)

在台灣,苦勞網出現於1997年,開始只是一個收集資料的網站,1998年,發生統聯汽車客運公司司機罷駛事件;客運業者利用「低底薪、高獎金」的薪資結構,變相逼迫國道客運的司機們必須花極長的工時,才能賺到養活一家大小的薪水;同時,客運業競爭的結果,造成業者在車體安全上東減西扣,疲憊的司機加上不安全的車體,使得南來北往的乘客,處在隨時可能出意外的的處境下。於是,司機們展開了罷駛的行動,這種行動,不僅僅是爭取個人的權益,也是充滿著爭取「公共利益」的色彩。

但當時所有的主流媒體,對此,一樣是冷漠或不友善的進行報導,造成社會對「罷駛」的負面印象,我們想到,不是剛剛好有一個網站嗎?那我們自己來寫報導吧;這是苦勞網的第一篇報導(請參考:苦勞網懷舊風:1998統聯罷駛事件),之後十年,苦勞網漸漸成為台灣社會運動的媒體中心,也有人以「左翼中央社」來形容它,去年,苦勞網更得到主流媒體界的肯定,卓越新聞基金會頒發「社會公器獎」給苦勞網。

簡單地說,從歷史來看,「獨立媒體」有其產生的脈絡,也有其對議題與特定社會運動結合的「針對性」;在這裡,我們將討論它的運作方式與問題意識;在網路頻寬與技術日漸發達與普及之後,更多的人,以更多不同的方式投入了這個領域,現在,可以先看一看這些影像片段,感受一下:三鶯部落迫遷報導(都市原住民影像協力小組)、2005香港反WTO(邱毓斌)、樂生912大門口動工(斷境音像工作室)。

當然,隨著「商業性部落格平台」與「內容管理系統」的出現,更多的「個人媒體」,以及「部落格平台」誕生了,這個同樣被形容為「草根媒體」 改革的趨勢,也深深地憾動了傳統媒體的生態,不過,「個人媒體」與前面說的「獨立媒體」,卻沒有必然的關係,我們可以先瀏覽一下幾個台灣「知名部落客」的部落格:彎彎,最近很紅的九把刀,還有,更紅的白木怡言,以及一些平台:Digghemedemifunp

資訊時代:資訊河流與河裡的石頭

然後,我們將討論「資訊流動」的「主流」和「逆流」,基本上,我希望將對「新聞」的關注,從傳統的「新聞產製」,更加集中到「資訊流通」的層面來,在這個資訊化的時代裡,如果不先處理資訊流通的問題,則資訊的產製,很容易流於自說自話以及沒有效率,這也是為什麼我們要先觀察網路環境與傳統媒體之間產生的變化,然後再去討論「網路新聞」的生產的種種的原因。

「點對點(P2P)」原始的意義指的是網路上「檔案傳輸」的一種方式,不透過中央伺服器(或伺服器只提供簡單的「索引」功能),讓兩台電腦之間可以相互傳輸檔案,像是eMule,或者bitTorrent這種傳輸軟體就是最好的代表;我將利用P2P的概念,去看資訊傳播規則的變化,就以前面所舉的Google新聞及RSS的發展來看,讀者不透過某一網站的「首頁」,而直接與網站中的篇文章連結、如果再以Facebook或者Twitter等社會性網路(Social Network)的運作方式,我們也將會發現,使用者跟使用者之間直接產生關係、構成群體,進行社會交往;無論是「訊息」或「使用者」都發生「單子化」的 現象,但這些「單子」卻不斷地在產生關係與資訊內容,而構成一個個具創造力的的「節點(node)」。

「自由流動」是資訊時代的重要規則,但是,在這個大潮流下,卻也產生了,或者從舊的制度裡留下了不少「逆流」,或者說是資訊河流裡的「石頭」;這些石頭,包括了「資訊管制」、「資訊壟斷」,以及「智慧財產權」,我們將花一些時間,去處理這些資訊的「主流」和「逆流」。

舉個例子來說,像是陳冠希事件,本來是藝人們自己的私人照片,因為資料保護不慎而流出、在網路之間傳播,因為媒體的八卦化,被炒作成大新聞,這沒有太多值得討論的,但是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卻讓人感到恐怖:有人因為散播這些照片被抓了,不止這樣,散播其他的東西也會被抓;國家結合著保守的民間團體,企圖在網路上動「分級制度」(參考這一篇文章:我不同意)、 監視網路瀏覽及發布資訊的活動,這是就是「資訊控制」,有人說陳冠希的資料外洩,突顯了「網路安全」的問題出現漏洞,我的看法剛剛好相反,陳冠希的問題是 「個人資訊保護」層次的問題,而借題發揮去說「網路安全」出了問題,本身才是個「網路安全」的問題,要國家、警察趁機介入,讓資訊的流動受到更嚴密的監控,這才是更可怕的事情。

另一種控制的形式,則是「智慧財產權」,著作權、專利權和商標權這東西,它們的發展和全球文化工業的壟斷地位,有密切的關係,事實上,不僅僅是文化產品的生產製造與流通,即便是非文化產品,像是「成衣」與「製藥」這種「傳統產業」好了,它們也大量地利用「商標」與「專利」的保障,去維護他們在全球市場的經濟利益,有人說,這是一個「資訊時代」,「資訊」甚至凌駕過去佔主宰地位的「資本」與「勞動生產」,而成為決定「誰統治世界」的基礎,我們將花一些時間,討論「智財權」與這個「資訊時代」的關聯性,可以先參考我寫的這一篇:全球文化工業的智慧財產權及其反抗

但是,在這個時代,資訊的流通,而不是控制,仍是「主流」,資訊壁壘當然不會是你不做什麼事,就會自己垮掉,但是,新的全球資本發展的趨勢,卻也在往「剷平壁壘」的方向走去、不斷在消滅這些「非主流」的力量,微軟與Goolge之間的競爭,就處處讓人看到這一個趨勢的變化,但是新的資訊發展的方向,是不是就會給我們帶來更公平、更沒有壟斷、更沒有控制的新生活呢?新的時代又產生了什麼新的壟斷和控制的形式呢?這是另一個值得討論的主題,也請參考我的這一篇完成中的文章:維基經濟學讀後心得

專業:新媒體vs.舊時代

最後,我們仍將回到傳統的「新聞產製」這一個主題來看。

這要從一開頭的「網路時代的新聞巨變」說起;網路顛覆了許多傳統媒體的規則,我們的確也將關注的重點放在「資訊傳播」的角度看了很多問題, 但是「資訊內容的生產」永遠不會是一個次要的問題,我的看法是,「主流媒體」除非頑強地去抵抗「資訊化」這一個趨勢,否則,它不會覆亡,因為資訊時代另一個重要的觀點是,在資訊如此「爆炸」的時代,用「加法」去增加更多資訊的人,是競爭不過能夠用「減法」去有效整理資訊的人,而傳統媒體本來也就是一門「減法」,而非「加法」的學問。

如何從複雜的資訊裡,挑選出適合的資訊,這是媒體工作的重點,一份報紙,有「版面」的限制,電視和廣播,有「時間」的限制,而這種「空間」和「時間」的限制,事實上,也是傳統媒體的立基之處,因為它必須提供「有效」的訊息;拉回到網路媒體來看,如果網路媒體的經營者,不能體會到「減法」 的重要,一昧地只去想「網路沒有版面的限制」,就不斷提供無限多、無限長的文章、無限多的影片、圖片,結果,只是把自己給玩死而已。

「準確」才是王道。但問題跟著來了,生產「準確」的訊息,是媒體的「專業」,我們該怎麼看「專業」這件事呢?

作為一個媒體人,不管你樂不樂意,獨立媒體、個人媒體、公民新聞這些東西,一定程度上,顛覆了傳統「機構化」的媒體專業,他們用自己的方式寫新聞、發新聞,處處表現出傳統媒體所沒有的「彈性」以及「觀點」,也處處在顛覆我們對傳統媒體角色的看法,好比說「公正客觀」,這種「旁觀者」的角度, 並未成為「新媒體」的「義理」;但對於「再現真實」這一個傳統媒體的任務(或者說意識形態)來說,它們未必做得更不好。

去年三月十一號,在樂生蘇貞昌官邸前行動裡,執法的大安分局警察用擴音器稱到場從事紀錄工作的人為「假記者」,之後,「真記者報假新聞、假記者報真新聞」之說,被流傳開來,在「樂生世代的運動與媒體」一文中,我提出「假記者該被抓」的論點,而在之後「樂生蛋洗捷運局之許少蘋事件」之後,我在「給中天記者許少蘋的公開信(也請參考:記者怎麼會這麼糟糕?)」一文中,進一步闡述記者與現場的「距離」,是「真假記者」的差別;這引發「新媒體」在新聞產製上與傳統媒體的「義理」問題的討論,而再之後的「周富美事件」,則又是一連串對「機構化」傳統媒體現象的論辦,這裡有很多篇文章可以參考:

這一連串的「事件」,之後還會不斷地發生,「新媒體」與「傳統媒體」不僅僅在傳播方式,而且在「產製倫理」上產生相互衝突與挑戰,這不斷突顯出傳統媒體內部的「權力關係」、外部的「政商關係」,以及媒體教育、記者養成的種種「老問題」;但「新媒體」卻是「實踐性的」,就好像Marcos的那句名言「Don’t hate media,Be media.」那樣,實作的新媒體用自己寫新聞,而非外在於媒體的「媒體批判」作為武器,這又是另一個「資訊時代」的現象:批判,是「資訊性的」;獨立媒體以「資訊」作為武器,走進了戰場。

Be media…

當然,獨立媒體也並不是沒有問題的,在缺乏傳統媒體的「機構化」的條件下,其內部權力關係、產製流程、與對象的關係,一直到這個「資訊戰場」的結構與各種現象,隨時隨地都在更新,也必須用更嚴肅的態度去面對;我開始在思考這個問題(最近的一篇文章:「三鶯報導、無架構暴政與世代差異」),所以「Be media…」並不是問題的答案,只是一連串問題的開始…


下一篇是「媒體的『領域』

2 comments to 新媒體的挑戰–「網路新聞學」要談什麼?

  • 世新大學新聞人報社記者

    老師您好:
    我是世新大學新聞人報社記者杜沛學,我們這次要做一個有關於台灣新移民文化崛起的專題報導,其中有一份越南文報紙「四方報」是我們主要報導方向,我們想請老師以一個媒體人的角色對這個現象以及這份報紙發表一下您的個人意見。
    如果可以的話,想請老師撥空在週五網路新聞學課程結束後,耽誤您一些時間,接受我們簡單的採訪,謝謝您。

  • [...] Fri 29 Feb 2008 媒體的「領域」 Posted by 孫 窮理 under 媒體 , 智財權 , web2.0 , Google  上一篇是新媒體的挑戰–「網路新聞學」要談什麼? [...]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說明: 回應的時候在留言前面加上 '@回應者名稱+空格' 這樣就會把你的回應,通知這個回應者。如果你使用 '@all ' 就會把你的回應寄給所有的留言者。